今日头条

  • 雅思
  • 托福
  • SAT
  • GRE
当前位置: 主页 > 英国留学 > 英国新闻 >
英国学校里的“外国脏钱”
时间:2017-07-09 19:41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shuaifei 点击:

校园是桃李园,校园是伊甸园,校园是“洗黑钱”的地方?!

今天的故事,要从一则旧闻说起。

英国兰卡郡一所小学里读书的一个10岁穆斯林男孩,上英语课写作文时,本来是想说他家住的是“排房”,terraced house,却错误地拼写成了terrorist house,“恐怖分子房”。

作文交上去,结果把警察招来了。兰卡郡警方第二天来到男孩的家调查,询问了男孩并检查了男孩家的电脑。警察的结论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因此不需要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

反恐与反洗钱

本来老师问孩子一句就可以弄明白的事闹到了“反恐”的高度,与2014年通过的一项法案有关。

英国议会通过的《反恐和安全法案》,把防止“学生被极端恐怖主义吸引”列为中小学校的法律义务。新的反恐法案要求学校老师向警方报告任何可疑的极端分子行为。

批评者说,学校老师怕犯法,变得反应过分,缺乏常识判断。男孩的家人说,如果学校老师有担心的话,他们应该担心的是孩子的拼写能力。

也是这部新法案,把“反洗钱”列为银行金融业的法律义务,因为洗钱不但是严重的犯罪,也越来越与恐怖活动直接或间接的挂钩。

于是,银行与它的客户之间,也出现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烦恼和尴尬。你兜里揣满钞票想存到银行?银行未必敢要。你自己账户上的钱想挪个窝?银行刨根问底要你说清楚来龙去脉。

我手头有点儿零钱想多付点房贷,银行非要问我这两千多英镑是哪来的?(电话上我真想说是在阿富汗罂粟田里捡来的,咬咬牙没敢开这个玩笑)。

我这点小麻烦,比起在汇丰银行开账户的40多位外交官的遭遇,实在不值一提。这些外交官,包括驻梵蒂冈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领事,他们在汇丰银行的账户被关闭。

理由?这些外交官的“政治暴露”(political exposure)让银行的反洗钱机制自动亮起了红灯,连英国外交部出面说情都不管用。

学费与“洗钱”

这就把英国的校园与“洗钱”扯上了。

2014-15年度,英国各机构向当局举报的“有洗钱嫌疑”的行为共38万2千起。其中,来自英国大、中学校的举报只有9起!

英国的大学和私立中学可以本着自愿但不是强制性的向国家犯罪中心举报洗钱嫌疑,英国反贪污组织称,这使得他们可以利用法律的“漏洞”,对外国学生缴纳的学费和个人提供的赞助的来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为外国人利用英国的教育体系“洗黑钱”提供了便利。

英国反贪压力组织“透明国际”负责人巴林顿说,英国的教育体系已经成为国际贪污腐败者“洗钱”和“洗名声”的地方。

巴林顿说,“洗钱洗名”的办法主要有三种渠道:给孩子上私立中学和上大学交学费;给大学的部门提供捐款;给具体的研究项目提供资金。

英国的私立住宿学校里,三个学生中就有一个来自国外。外国学生中,来自中国和俄国的学生最多。而这两个国家,在国际贪污排名上,也是名列前茅。

巴林顿呼吁政府应该堵住法律上的“漏洞”,让学校举报洗钱嫌疑也像它们举报恐怖活动嫌疑一样,成为强制性的。有嫌疑而不举报,犯法!

净土与铜臭

外国留学生为英国经济每年的贡献达70亿英镑。仅在伦敦,外国学生的学费和生活开销每年的贡献是23亿英镑

英国一流大学对中国学生(还有他们的家长)的吸引力是巨大的。过去10年中,在罗素集团大学就读的中国学生人数翻了三番,达到目前的14005人。

而英国私利学校在过去10年中,收费的上涨幅度是通胀率的两倍,在过去20年中超过通胀率四倍。随着收费的年年攀升,私校内的面孔也在悄然而显著的改变。

中东阿拉伯富家子弟、俄国暴发户、中国的官/富二代,接踵而至。King’s College School被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年度最佳私立学校”。在校长豪尔斯眼里,英国的私校几乎成了世界暴发户孩子的乐园。

豪尔斯校长说:“来自世界的富裕家庭来敲我们的门,排队的长龙似乎一眼望不到头。这使得我们对一个简单的事实视而不见:我们收费太过头了”。

豪尔斯校长断言,在今后10年内,英国私校将面临严峻考验,一旦海外家长停止送孩子来英国,英国的私校体系将面临崩溃。

英国大学协会负责人丹特里奇说,英国教育系统举报洗钱嫌疑的个案数量低,是因为英国的大学有具体有效的反洗钱机制和内部举报系统,对学生的学费和个人捐款的资金来源有严格的甄别。

但是,一个英国大中学校长们应该扪心自问的是,如果认真鉴别每一分钱是否“干净”,把每一分“脏钱”都扔出校园,英国的教育大厦是否还能撑得住?

校园本是一块净土,但如果必须靠外国来的肥料才能长出东西,那恐怕就没有了要求一定是“有机天然肥料”的奢侈。


本文转自BBC